皇冠 蛰伏的GOGOKID重回视线 在线少儿英语1对1赛道格局或将改写……

皇冠 蛰伏的GOGOKID重回视线 在线少儿英语1对1赛道格局或将改写……

  皇冠 北京10月2日电(记者 张冰清)一场GOGOKID品牌代言人章子怡与耶鲁教授的跨界对话,令蛰伏良久的GOGOKID再次回归大众视野。

  在线少儿语培赛道近来确实也好事不断,前有51talk、VIPKID相继传出规模盈利消息,后有以绘本起家的伴鱼一月之内斩获两轮融资。而此时,字节跳动旗下GOGOKID高调公开品牌动作,似乎并不简单。

  新东方用户运营中心主任朱兆伟对皇冠 记者表示,在线少儿英语赛道重新焕发了生机。

  学生在体验在线教育。皇冠 记者 张冰清 摄

  在线少儿英语1对1市场格局或将改写

  在疫情云经济的催化之下,在线教育渗透率不断提升,下沉市场逐渐打开。曾有教育人士表示,疫情激发了在线教育潜在需求,市场规模不断骤增的同时,更促使在线教育加速渗透。

  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4858亿元,用户规模将达到3.51亿人,其中在英语市场刚需下,在线少儿英语一直是教培市场的黄金赛道。其中,在线青少儿英语市场渗透率为22%,在未来两年将保持持续上升势头,预计明年渗透率为37%,2022年渗透率将达到51%。

  但硬币的背面,教育行业在今年变动不断,资本投入更是慎之又慎。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教育行业共融资372起,截至目前,2020年前三季度融资仅165起,不足去年半数。而随着思维等素质赛道的崛起,在线少儿语培似乎进入了不破不立的境地。

  事实上,在线少儿英语一对一赛道的格局正在改写。此前,DaDa英语、VIPKID、 51Talk、vipJr并称聚焦青少在线1v1英语培训赛道头部4大明星企业。

  时至今日,vipJr已于去年“卖身”中国平安,现已整合进入平安智慧教育版图,有了大树可依,而升级后的“平安好学”要做“K12一站式全科学习平台”,不再只是局限于英语赛道。

  DaDa英语今年被传出“卖身”好未来,随后一直深陷单方面修改合同被各地家长投诉的事件中,被央视点名。

  2020年在实现两次盈利之后,51Talk成为青少年在线外教“一对一”赛道里,连续两个季度盈利的一枝独秀。很快的,近日51Talk第三份盈利财报也来了。51Talk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二季度,其实现营收为人民币4.93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39.95%;净利润为人民币3276.60万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95.86%。

  前不久,VIPKID 宣布,公司单位运营利润 (UE) 连续两个季度为正,90% 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VIPKID方面表示,公司由此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收入在百亿级规模且实现 UE 转正的在线教育企业。

  此时,从绘本切入行业的玩家——少儿英语教育“伴鱼”,继8月17日宣布完成1.2亿美元C轮融资后,仅一个月再次宣布完成由GGV纪源资本和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联合投资的数千万美元新一轮融资。随之引起行业震动。

  有教育人士坦言,此次疫情将在线少儿英语全面下沉到四五线城市,从而加速线上教育对线下教育的包超,弯道超车的机会也将再次出现。

  在这样的行业格局之下,GOGOKID重出江湖就更值得玩味。即便去年GOGOKID被爆料进行裁员,甚至引发字节跳动放弃教育业务的猜测。

  今年7月份,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在题为《zero to one》的全员分享中,特别提到GOGOKID,并表示看好其价值和前景,未来会加大投入。

  在陈林看来,马拉松赛跑可能才刚刚跑了五百米。他提到目前GOGOKID正在做一些降低成本的技术尝试。“虽然很多设想还在验证阶段,如果实现,市场将会被颠覆。”

  烧钱、资本裹挟,一对一模式成本仍虚高

  然而在线少儿英语想扩张没那么容易。教育产业需要“慢”,但是在线青少儿英语在资本的裹挟下免不了一路狂奔。

  快速扩张背后,赛道玩家的盈利模式搭建看起来似乎是力不从心。“获客成本高昂”“盈利遥遥无期”“疯狂烧钱”等质疑声也不绝于耳,而对于一对一模式“规模不经济”的声音也不少。即规模越大,复杂度越高,成本越高。

  “在线少儿英语一对一单纯靠投放来获客,这种商业模型不会特别好。”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表示。

  即便是如51talk3次盈利后,随着疫情带来的红利的逐渐褪去,51Talk的营收增速也出现下降的趋势。而怎么在后疫情时代里继续保持良好的状态,是市场对每个玩家的考验。

  曾有分析称,一对一在线教育难以盈利,主要问题之一在于班型。目前在线一对一英语机构,多数都采用了外教教师资源,这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上课所需费用。

  一方面,师资成本高。从收入成本看,一对一模式下,老师的薪酬成本难以压缩。且扩大规模需要海量提升师资,而教师培训门槛低,随着教师数量增加,管理的难度和成本激增。如何兼顾发展速度与师资数量和服务质量,成为一对一模式的痛点。

  另一方面运营成本高。一对一模式从兴起至今,由于行业的同质性高、竞争性高,且一对一模式的研发、师资、管理成本高,虽运营模式简单,但拉升了运营成本。

  最后,获客成本高。虽然一对一模式客单价高,但获客成本同样很高。红海之中,流量越来越贵,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盲目烧钱买量,最终导致爆雷。加之受限于师资匮乏与有效的营销渠道稀缺,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资本进行产品打磨,不论是拉新或口碑转介绍,获客成果寥寥。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分析新东方一对一业务的发展历程时曾提到,“在测试模型时,怎么都摆不出来一对一能够赚钱,再看数据,利润就是3%到5%,一不小心这个公司就是亏损的,当时我认为这个模式如果不转型就做不大,而且有风险。”

  扩科是必然趋势,众玩家加速构建护城河

  一对一模式是在线少儿英语的起点,但不是终点。事实上,目前多家知名线下少儿语培机构也在积极尝试加速构建护城河。

  记者注意到,曾有媒体报道GOGOKID已经在做一些技术尝试,例如尝试和瓜瓜龙英语联动,在教学场景上,为用户提供如直播录播混合学等更多选择。

  联合瓜瓜龙英语打出组合拳似乎是个妙招,加速联动一荣俱荣。此外,今年2月VIPKID宣布旗下大班课业务正式更名为“大米网校”,该产品定位小学生,主打大班直播课产品,课程包含英语、数学两大学科。

  而伴鱼也在完成C轮融资后,宣布将在扩科战略和人才引进上着重加码。

  从商业效率来看,伴鱼绘本属于低客单价、流量型的内容工具类学习产品,高客单价、重服务的伴鱼少儿英语一对一属于核心品类产品,而伴鱼AI课和伴鱼精读课则是高毛利、中客单价的利润型产品。

  如何做、转型的力度如何拿捏,仍然是未知数。瑞思学科英语CEO王励宏在近日表示,线上教育的进一步渗透趋势明显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但并不等于做在线教育成功率就一定更高。

  而前头头是道基金董事许维曾发表文章指出,在线教育行业90%以上的项目都是单科目,当只有一个SKU(库存单元)的时候,增长路径只有不断地获客,仅此而已。

  同时他指出,有一定体量的流量入口是稀缺资源,是所有兵家的必争之地,这就导致市场费用极难控制。另一方面,教育客户的生命周期其实很短暂。绝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的半数以上学员其实只消费了一次。这意味着在线教育公司必须每天持续买流量,如果停止就会立刻影响到收入的增长。所以,在线教育的困局在于“成本+费用〉LTV(生命周期总价值)”。

  许维认为,机构要拼尽全力地去开源、去提高LTV,而不是一味想着如何降低获客成本。至于具体做法,其在文章中指出,无非从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增加SKU数量。横向维度就是扩科、增加其他科目SKU,满足学生的多科目学习需求。纵向维度就是扩品,围绕自己的科目,提供不同定价、不同定位的产品组合。

  还有观点认为,竞争格局未定,让每个玩家都有跑出来的机会,但防范风险依旧十分重要。

皇冠 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