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 “教育OMO”重出江湖,网红概念还能玩多久?

皇冠 “教育OMO”重出江湖,网红概念还能玩多久?

  皇冠 北京3月20日电(记者 张冰清)继“在线”一词之后,“OMO线上线下融合”一词更似野火燎原般席卷而来,成为教育行业的新晋网红。这次能红多久?

  不少企业借助OMO模式进行快速响应联动,使品牌脱颖而出,行业快速作出反应,同时拥有线上线下业务的机构纷纷推出自己OMO模式的营商策略。关于“OMO模式是否是教育行业终局”的讨论从未停止。

  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近日发表《为什么说当下教培行业的OMO是扯淡?》文章,引发行业探讨。

  但也有教育行业资深投资人表示,此次OMO被爆发式的重提,更像是特殊时期的无奈之举。

资料图。图源网络

  OMO是教育的“自救良药”吗?

  OMO模式应用于教育,其实并不是第一次。OMO商业模式(Online-Merge-Offline)是一种行业平台型商业模式,最初出现在新零售行业,后来逐渐向其他行业渗透。

  2017年,在创新工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曾提到,中国将最先迎来OMO(即Online-Merge-Offline线上与线下融合)时代,智能手机的大规模应用、流畅的支付系统、质优价廉的传感器、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都将成为OMO时代发展的4个助力因素。

  2019年初先后有4家校外培训头部企业提及“探索发展OMO模式”。

  高思创始人须佶成曾对外宣布未来5年的战略路线,即“坚持S2b2c战略路线,聚焦OMO新前沿时报场景……”。

  精锐集团董事长张熙也曾在战略发布会上表示,“将开创前沿时报领域OMO新模式,打造生态闭环,建立良性自循环体系”。

  朴新创始人沙云龙在发布最新一季财报时表示“期待进一步探索线上线下OMO模式的发展前景”。

  5月末,学大教育推出“双螺旋”教学模式。该模式将线上与线下产品深度融合,虽名称不同,有业内人士表示,其本质仍为OMO模式。

  ……

  但是OMO模式没有像教育的其他模式一样在教育行业瞬间打响,在19年下半场声音似乎渐渐低沉,但很快,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企业停工、学校停课、各类线下教学活动暂停,无法开班营业的线下机构纷纷“上线”自救,OMO模式被再次重提。

  此次疫情让OMO模式再次成为教育行业内热点,先是以行业对于到底“是60%线上教育机构先倒闭”还是“60%的线下教育机构先倒闭”的讨论开始。

  精锐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熙在2月的新品发布会上宣布,已与溢米辅导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拓展OMO业务,通过AI赋能在线一对一教学。

  原本重心在线下的瑞思英语则召开“数字化战略解读暨瑞思在线小班课发布”线上媒体沟通会,称疫情期间完成了OMO转型。

  资本市场上,投资人也更青睐业务在线上,或者采取OMO模式的机构。据皇冠 记者不完全统计,2月至今,至少有24家培训机构获得融资,其中90%以上自称为线上或OMO模式的机构。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为什么是OMO,因为教育不是所有的品类都适合线上的。绝大多数的K12符合OMO的部分,很多的学习场景不能够在线上交互,它核心问题是学生的学习方法,需要线下师生的场景,有一些内容也不太适合线上交互,因为它的知识结构是复杂的。

  “本次的疫情将加速在线教育市场的洗牌,未来10年,线上和线下结合的OMO是教育行业的最终结构模式。”张熙认为。

  达内科技童程童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潘公博向皇冠 记者表示,这次疫情相当于倒逼着整个行业在加速完成线上线下融合。

  “未来当然坚定看好OMO模式。事实上,线下机构与纯天然的线上机构之间,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壁垒,在行业里的每一个公司,都是希望是两条腿走路的,但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有这样的能力。”潘公博说。

  但在国金证券教育行业分析师吴劲草看来,从目前的形势看,OMO是各家一定要做的。但是线上和线下并非是相互替代的关系,而是相互辅助的关系。目前寻找生路的线下机构并不能单纯地将转线上作为万能药。要做好线上,同样也需要做好包括平台、内容等各种调试。此次疫情下,线上也会有很大“死伤”。

  现在提OMO是扯淡吗?

  潘欣在其公众号发表《为什么说当下教培行业的OMO是扯淡?》一文中表示,OMO之于教培行业目前大概两个模式,一是面授机构弄点线上课程或测试混在面授课里,其实就是提高自己毛利率;一是在线教育机构打着互联网旗号“赋能”小面授机构,其实就是卖加盟。

  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也曾表示,从做投资的角度来讲,OMO真的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今天大家看到的所有在线教育的形式和线下教育的形式其实还有很多的空间,远远不像我们觉得的,已经到了一个fully develop(完全成熟)的形式。”

  潘欣还认为,OMO的效果也是一个谜。“对你们的客户,没见哪个机构对外说自己OMO了之后,你辅导的孩子们是更多考上重点了还是提分更多了?对你们自己,没见哪个机构上马OMO之后,是营收增长更快了还是利润更好了?”

  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行业盲目追捧概念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OMO之后只怕还会出现OXO、OYO。行业一直是追风的追风,做事的做事。

  也有人表示对潘欣观点的赞同,是对靠新概念自欺欺人的人的当头棒喝。十几年前混合式教学就已经是研究话题,而当时的对于混合式教学的认知与如今看到非专业人士所提OMO概念相似。

  OMO线上下融合是趋势已不是新闻,但知易行难。客户和团队,是支撑一家企业正常运转的最大力量来源,想要转型成功,应该重视客户和团队的沟通与配合。如果直接硬转,不但无法转危为机,还会伤害老客户和团队,最终导致客户流失、团队人员流失。

  “线上和线下相结合,开展混合式教学,能够把课前、课中、课后甚至实验这样的教学环节,都整合在一起并且融合得很好,来实现更高目标的教育培养和产出。”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于世洁在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目前线上线下教育融合的很重要的一个现实的背景和需要。

  也有观点称,对品牌来说,OMO是一个管理方式,通过结构化数据对B端、C端进行标准化管理和有效运营,一方面通过系统化和流程化降低管理成本,另一方面线上线下结合营销,线上线下互为营销场景和服务场景。

  但搭建OMO不是简单的后台管理,也不是单纯的电子商务。

  近几年层出不穷的通用型管理平台中,鲜有见到服务某个教育品牌很多年的,企业发展起来都会选择自己搭建平台。

  原因在于OMO并非工具,而是教育机构管理手段的延伸。OMO模式就像中枢神经+大脑,核心承载的是健康的运营管理体系和大数据分析,这样才增强分支机构的执行力和营销效能,通过各式各样的应用为校区赋能。

  在精锐宣布all in OMO后,截至2月15日,即使是在疫情的残酷影响下,精锐仍实现半个月纯在线新签现金销售超1亿。相比原先的线下课程,线上课程的学习频率提升两倍有余。

  有观点认为,对于教育大厂而言,摊子铺开了,人手充足似乎可以满足 OMO模式的必要条件。但不得不说,现在整个教育行业对于OMO模式的探索和普及依旧停留在初期阶段,大量的中小机构都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参透并步入OMO模式的殿堂。目前来看OMO模式对于中小机构的门槛仍旧较高。

  星瀚资本联合创始人杨歌日前在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则谈到,对于教育领域的OMO来说,资本和需求并不是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融合发展中的真正障碍,但是技术问题还是一个阶段性的障碍。教育的线上与线下融合远未到理想化状态。

  企业如何用好OMO?

  疫情之下,把线下机构原本潜藏在背后的、应该考虑的问题一下子暴露到了面前。迫使各赛道玩家开始重新思考客户到底想要什么,思考如何才能更好的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不是疲于维系机构的平稳运行。对于客户而言,也让更多家长和孩子有机会充分体验和感受在线教育。

  “如果线下企业要想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OMO战略,有两个核心点。”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韩少云说。

  韩少云表示,首先,课程体系要一致,线上线下课程由集团统一研发,线上线下教学内容和课程安排保持一致,这相当于线上线下的插座和插头要保持配套一致,这样可以随意转换线上线下模式。

  其次,业务流程一致,童程童美的线上业务有60%来自线下,线下业务可以向线上业务输送客户,线上业务也可以向线下输送客户,线上线下销售功能双双具备,可以自由转换。韩少云表示。

  多鲸资本行研负责人汪恒表示,要真正实现教育行业的OMO发展,机构必须做到“先线上,再OMO”。重点在于服务全流程中的数字化和智能化。现阶段来说关键在于数据的收集和应用管理,包括对学情数据和持续性学习数据的收集与分析。

  但他认为,培训领域的获客、交易、消课需要实现线上和线下的链接。“第一步把目前的数据收集好就很不错了。在学情数据和持续性学习数据的收集与分析方面,现在成绩、练习等学情数据比较方便收集,但上课状态、知识掌握度这些需量化的数据还是比较难处理。”

  葛文伟认为,未来无论是线上公司、线下公司、还是OMO公司,对广大的教育创业者来讲,只需要关注三个点:第一,是不是能够生产和组织优质的、稳定的、持续的和低廉的老师,这个老师可能不是你的雇员,而是你的合作伙伴;第二,是不是能够持续的获得优秀的、有针对性的、有普世性的教学内容;第三,线下场景也好,线上场景也好,它是不是能够更好的提供超越用户期待的服务的供给,是未来的终局。

皇冠 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