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 加速布局在线教育,字节跳动下着一盘怎样的棋?

皇冠 加速布局在线教育,字节跳动下着一盘怎样的棋?

  皇冠 北京4月1日电(记者 张冰清)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初代网红”罗永浩自从将锤子科技卖给字节跳动后,一路追赶风口,电子烟被禁后转向直播卖货。“买买买”不仅是剁手小姐姐的专属,近期,互联网大厂也任性开启“买买买”收购入股模式强势入局教育行业。

  金山办公入股北京才博教育成公司第二大股东;网易有道加注教育智能硬件,投资K12平台分贝工场,持股比例占10%,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3月17日成立的北京博学互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张一鸣,受益股份98.81%;近日还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谋划收购2家上亿元营收的区域龙头的线下教培机构。

  孩子正在学习在线课程。皇冠 记者张冰清 摄

  有钱任性?开启“买买买”模式的头条

  “买买买”似乎是字节跳动惯有的方法论。

  2018年3月一起科技获今日头条E轮及以后投资,2018年4月主打北美主播,情景对话式实用英语的英语学习APP开言英语被今日头条收购,字节跳动 100 %控股,2018 年 5 月晓羊教育获今日头条B轮投资,2018年7月今日头条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2018年8月创新型大学教育机构Minerva University获得今日头条C轮投资,字节跳动100 %控股。

  头条在2018年的教育布局辐射B端、C端,从k12到高等教育都想涉猎。到了2019年,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布局开始显现,方向则是教育硬件和k12网校。

  2019年初,锤子硬件部分专利被今日头条收购,准备入局教育硬件。还宣布将于2020年初推出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表示,该产品在家中24小时使用的AI教练,硬件层面,则交由吴德周率领的原锤子硬件团队负责。

  2019 年5月今日头条又并购了专门为 4—18 岁的学生提供数学课程的互联网教育公司清北网校。

  在2019年底,企查查数据显示,张一鸣为最终受益人,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的北京比特智学科技有限公司入股了江苏曲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这似乎是字节跳动将要正式进军教育市场的最佳佐证。

  2019年,K12网课校大班课崛起。教育行业中,作业帮、猿辅导、学而思网校在该领域快速发展,跟谁学、网易有道也凭借 K12 网校产品成功上市。

  或许是看中了网校的利润,近日字节跳动被曝正谋划收购线下教培机构,据业内人士分析,此番行动是为了布局搭建本地化网校,极有可能是想通过收购一家线下机构,搭建一个区域化网校,进而辐射一个省。

  除了多样化产品线,字节跳动日前宣布组织升级调整,教育业务或成新重点,目前也在快速扩充教育团队。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此前表示,今年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招聘将超过一万人。

  今年2月的春季校园招聘中,字节跳动已放出1500+个主讲与教辅岗位,面向多个城市招聘。从现有的招聘信息来看第一箭可能射在在线英语、K12辅导上。而成人培训可能会走平台路线。

  此外,to G业务头条也同样没有落下。3月26日,上海市普陀区政府与字节跳动签订关于智慧校园示范区的合作协议。双方将以智慧教育为切入点,打造智慧教育示范区。普陀将建立字节跳动智慧教育创新中心、未来智慧教育实验室等平台,头条则提供建立起一套涵盖“教学、教务、教研”的全套智慧教育解决方案。

  字节跳动进军教育的野心,远远不止于国内。张一鸣透露目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在北美已经有超过5000名外教,未来仍会为教育业务不断招募人才。此前,他还投资美国创新大学Minerva,并成为该校董事会成员之一。

  据媒体报道,2019年10月,字节跳动曾凭借短视频产品TikTok,在印度试水在线教育市场。负责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内部人士表示,在字节跳动的海外教育市场当中,目前印度做的相对较好,产品尚在孵化中,还未正式公布。

  拼图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磊向皇冠 记者表示,像头条这种互联网巨头,都会向教育行业去布局,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流量入口,布局教育赛道那是必然的,这属于兵家必争之地。

  王磊还表示,像今年短视频直播赛道也是被很多教育同仁看中的一个细分领域,所以与头条这样的巨头结合会产生很多新的应用场景。

  原头头是道基金董事、现湖畔大学招生官许维曾表示,教育有可能成为继广告、电商、游戏之后,互联网公司的第四个能真正变现的业务。在线教育的客户和需求是必然存在的大市场,此外教育的对手都不算强,字节入局教育赢面仍然很大。教育行业进入门槛低,行业的壁垒低。

  头条不断试错的理念能做好教育吗?

  从字节跳动接连不断进军短视频、社交、电商、游戏等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来看,拓展的众多新赛道无非是反复行走在“APP工厂”的模式上。

  即首先由领导层结合自家的优势调研、决定进军的新赛道,再结合字节跳动强悍的技术资源,实现“工业化”的内容产出。

  从最早试水的少儿英语一对一产品gogokid、AI伪直播产品aiKID、到收购清北网校、大力小班等进军K12辅导,再到知识付费产品好好学习,英语学习产品开言英语、汤圆英语等,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探索从未停息。

  横向来看,字节跳动至今已先后上线多款教育类产品“好好学习”、“aiKID”、“gogokid”、汤圆英语、大力课堂等,还至少直接出手投资3家相关教育项目,每款都基于在线教育,更离不开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

  事实上,字节跳动最引以为傲的也是自身的人工智能算法推荐技术,最初也是以此牢牢地圈住了大批今日头条用户,吸毒式推荐也好,兴趣化分发也罢,赚的流量是实实在在的。继续深耕人工智能,甚至是应用于教育,都有着牢固的基础。

  但尽管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投入重金,市场反应却相当冷淡。诸如当年红极一时的GoGoKid、aiKID都面临团队裁员窘境。2019年5月gogokid遭遇换帅,aiKID也被曝停止运营。

  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在其公众号发文表示,作为内部孵化项目,gogokid能分得多少流量值得怀疑。而且,少儿英语的核心竞争是老师供给端的竞争,而不是流量端的竞争。

  当然,“流量法则”是每个互联网大厂入局教育时所认为的核心制胜法宝。

  许维也曾表示过,在线教育公司需要持续买流量,而字节最核心的资源就是流量,如果自己做教育,在成本上会是所有在线教育公司中最低的。接下来 VC 不会继续大比例向教育里烧钱,小机构渐渐消失,在线教育的广告费总体盘子也会萎缩,所以提前布局,从赚教育广告的钱,换到直接赚学费的钱,节奏完美。

  2019年10月,仅被收购5月的清北网校创始人刘庸离职。曾被业内指出,是字节跳动发力教育产业又一次失败的尝试。而此前公司对教育领域的投资并购动作不断,却无任何一款产品激起市场的水花,距离“为字节跳动跑出第三款DAU过亿产品”的目标还差十万八千里。

  但不断试错的理念是否适合教育行业?

  新东方集团总裁俞敏洪认为,“大流量的公司看到比较容易变现的业务都会想要进来,但教育本身和流量还是有差别的。”

  字节跳动一贯“所向披靡”的流量打法在教育领域扑街。事实上,近两年字节跳动的流量打法遭遇折戟不仅是在教育领域,其在社交领域、保险行业等都尝到了失败的滋味。2019年,字节跳动陆续推出的多闪、飞聊,仅仅只在上线之时掀起了一丁点儿水花,如今早已退出舞台,甚至有传闻称“字节跳动年底将解散多闪”。

  在部分人眼中,巨头可以很好地解决在线教育流量难寻、获客难的问题,但是从头条以往的尝试看,拥有流量优势的它并没有在少儿英语赛道打开局面。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线教育流量难寻、“获客难”问题并非拥有流量就可以解决。在线教育相较于传统线下教育,是由内容+流量+口碑等多方因素构成的领域,只解决其中之一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有着大流量的互联网巨头,想要分享在线教育这块蛋糕,用好流量优势的同时更应注意对“内容”的把控。

  “买买买”模式,能带来盈利吗?

  在教育行业,以投资并购为主要模式的,头条并不是先手。这就不得不提教育行业的一匹黑马——朴新教育。

  用短短四年时间,朴新在散而乱K12培训市场低调地攻城掠地,以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资并购和投后管理为主要业务发展模式,以形如黑马般快速收割,顺利在2018年赴纳斯达克敲钟。

  朴新教育集团人力资源总监胡俊军曾解释过朴新教育做收购与整合的逻辑,“教育培训行业的市场规模总值很大,行业里面发展最大的几家机构市场占有率都在1%左右,和其他发达市场相比,市场占有率很低。教育行业规模虽大,但总体上小、散乱、弱。”

  胡俊军认为,教育行业是一个高度分散的市场,小机构发展的力量相对比较弱,需要大公司发挥整合力量。

  不过,朴新教育“收购+整合”的模式一直饱受争议。从2016年至今,朴新教育一直处在亏损状态。快速大规模的收并购则被指是朴新教育持续亏损的重要原因。

  今年3月,朴新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净收入31.04亿元,同比增长39.3%;经营亏损3.58亿元,同比收窄44.0%;净亏损5.19亿元,同比收窄37.8%。

  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朴新教育分别亏损1.28亿元、3.97亿元、8.33亿元,亏损额度大幅攀升。而一直未能盈利的财报更让一些教育人士称之为“赌局”。

  而一路靠并购发展的模式也有不小风险。例如收购环球教育时,被收购企业当年账面亏损1亿多。

  而其并购模式何时才能实现盈利,朴新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沙云龙曾表示,“凭借朴新教育独特的收购整合模式,除了此前成立的在线教育事业部,期待进一步探索线上线下OMO模式的发展前景。”

  从朴新的案例看出,收购模式未能成为盈利的法宝。除了朴新教育,全通教育、威创股份等皆因疯狂并购深陷经营困局。大举并购最初给他们带来了规模的快速提升,但最终却深陷泥潭。

  有分析称,字节跳动是想通过收购搞本地化网校,实现网校赛道弯道超车。但一位教育创业者曾发表文章表示,大家普遍把教培机构所谓的“内容本地化”优势夸大了。高考卷全国都快统一了,各地中高考内容差异能有多大?真正有有本地化内容壁垒的,只有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各个学校的小升初考试。当然各地的学校的授课进度难度是有区别的,但这个是本地化网校大班也很难克服的,除非做本地化在线小班。

  他坦言,实际上,字节跳动就是想做线下教培生意,往OMO方向走。

  字节跳动能为教育行业的OMO模式如何添砖加瓦,只能拭目以待。

皇冠 下期再见。